藍景儀

超级杂食,bgbl都喜欢,gl尝试中……
这是我的新老婆——弈星

陈情令……
嗯……要是有反转就好了

[凤凰于飞]连理 1

提示:
1.凤凰于飞性转,cp信昭
2.有白亮(主凤求凰x武陵仙君)
3.跟以前写几篇的有出入
以上,开始



前些年我常去楼兰,那里实体已变为了废墟,而灵魂不愿离开的楼兰之主变了个模样,自称为蜃楼王。
我实在是不喜欢庄周的那副装扮,虽说同我一样金灿灿的,到底是少了些什么。
他应该有着嫩绿色的长发,眼睛也不是一绿一金两色,变成这样,整个人都显得无情起来。
我很喜欢他以前的模样,喜欢嘛,为他做什么都是好的。
我阻止不了楼兰的覆灭,引领那些无辜的灵魂转世已是我身为神灵唯一能做的。
曾经我也劝诱过他,做凡人有什么好的,做个永远困守过去的幽魂又有什么好的。
跟我去天宫吧。
理所当然的,要是他答应了我,我也不会单身到现在。
不是为了他而单身,是再无人能让我脱离单身。
懂了吗?
好吧,我也不太懂。
情情爱爱的,哪有那么简单。
我给庄周吹了几百年的笛子,他还是人的时候我没打动过他,做了鬼,依旧没有。
也许是太久都没见他,看到他卸了衣帽穿上曾经的衣服都时候,我又像个人类傻小伙子一样陷了进去。
等我上了他,还怕他不跟我走吗?
想的很美,打脸来的也太快。
“不是这样的,是我在上面……”
“那就滚。”
我看他捋了捋头发,嫩绿色又变成了金色。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虽然看着冷漠,到底是个温柔的人。
——
“沉迷在过去的是我吗?”
“凰,你醒醒吧。”
——
我照样偶尔来找庄周吐吐心事,不同以往,他也能心平气和的与我说说话了,偶尔我还能看见他的笑容。
“我看狐族那位族长长相有些熟悉,思来想去辗转多天,竟是与我哥哥长得一模一样,本想着玩玩看,没想到他倒是被我女人的外表骗了去。”
“你要是个姑娘,说不定我会主动追你。”
“性别有那么重要吗?”
“是不重要,但我梦里的你,可是让我很喜欢的,现实嘛,算了吧。”
——
就这样也过了很久,东海龙王的长子随着青丘一同覆灭。武陵的桃树精修成了仙,长得到是更加貌美,怎么看都让人心痒痒。由言灵修成的神灵甄宓迷上了人间戏曲,偶尔也叫我去听一听……
我停下了无所事事的生活,开始日日给我的便宜哥哥吹笛子听。
你媳妇还等你娶呢,哥哥。
他成了仙,依旧在武陵那棵桃树下抚琴,等着天上下来的白鸟回家。

被杰克折磨半天
队友全走,杰克在门前隐身守我,差点就出去的时候在门内被拉了回来
最近的狂欢之椅摇了
于是就
挣扎——自愈——挣扎——自愈——
最后不挣扎了,就被绑在气球上送出去了哈哈哈……
什么公主抱,不存在的

【乔邦/邦乔】逆流而上

——感觉到了,皮肤下面的血液正在不安分的躁动。
——好热啊。
1.
时隔多年,大乔再次来到了沛县,也见到了那个被她救过的小孩。
刘季已经是青年模样了,深紫的发色,俊俏魅惑的脸庞,还有这痞里痞气的语调——都在告知她这个曾对她许诺要功成名就把她娶回家的孩子已经不复存在了。
市井流氓怎么建功立业呢?
但是身体里却有个声音说道:
“他可以的,只有他可以。”
唔,那便拭目以待。
做一个小流氓也不是没有好处,交心的朋友确实是多的很。
前提嘛——义气。
大乔在刘季的帮助下顺利在沛县安了家,如果不出她所料的话,她应该会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
“你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安家?”
死寂的海掀起波浪,灯笼的亮光熄灭,乌云遮盖了太阳,呼吸也变得不畅快。
——去吧,去找他。
——于是,我就找到了你。



有人想看后续么?
哈哈哈……没有……没有我大概还会写
这篇接小寒,有的大概会对不上

【乔邦/邦乔】小寒

大乔x刘邦
是的,没有错,就是大乔x刘邦
先来个他她他格式

她一共救过他三次。
第一次,她已是独身,带着亡夫留给她的回忆周游列国,行至沛县遇到一落水孩童,她起了善意,救起了孩童。
第二次,是在他被手下反叛算计身受重伤,浑身是血的晕倒在她隐居的海边小房子前,她的灯笼亮了,于是她遵循着指引将他藏起。
第三次,他作为人类,终究无法抵抗天命,彼时他已做了多年帝王,即便面貌一如弱冠之龄亦难掩疲态。她变回了原本的模样,坐在他的榻边,轻轻的哼着他所做歌谣:
“大风起兮……”
他本以为自己早已魂归天外,却不曾想到,那个有着狐狸尾巴的美貌少女指引着他在黑暗中前行,路途上,他早已重塑肉身。
终点,是个叫王者峡谷的地方,那里也有着他所熟悉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终于穿来了那个在他上一世死前仍旧荡于脑海的声音。
“完美,是最无情的禁锢。”
……
“陛下,请与我一同前往需要我们的地方吧。”
“不过我可能……要稍微晚一点。”








半个小时的结果,有后续。

嘿……都想重置,就像亮蔡1.0那样

脑洞

大乔x刘邦
韩信x刘邦
刘邦x大乔

“陛下觉得我是谁呢?乔莹?还是籍孺?”


——这是罪
——我的罪
1.
那籍孺身上显露出异样的光芒,不过片刻间,本是清俊少年模样的人便变成了个身姿高挑容貌清丽的女性。
她手提样式奇怪的灯笼,双眼无悲无喜。
“淮阴侯以为籍孺这张脸,究竟为什么和你这么像?”
“不……是和从前,你才年满二十的时候。”
“陛下喜欢,我便这么变。”
“陛下若是不喜欢,我也不会幻化成个男人。”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陛下可讨厌这这张脸了,可是他却喜欢你。”
“真是奇怪。”

好了剩下性转凤凰于飞x白龙吟
偶像歌手x街头霸王

慢慢来吧

【信邦/汗昭】当王昭君穿成韩信.完

嘤,感觉会令人失望。
开始。

莫名其妙就被铁木真表了白的王昭君很是懵,躺在冰床上左思右想甚是苦恼。
难道是韩信做的?
既然她上了韩信的身,那韩信是不是也一样?
这么想着睡去,第二天,王昭君再次穿成了韩信。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只是怀里多了个人。
嗯,这硬邦邦的感觉,肯定不是朝颜小美人。
呦,脸长得真俊。
一个大男人居然长得这么魅惑,天理何在啊……
???
男人?
断袖!
怀里的人推开了她的身体,揉了揉紫色的长发,笑容颇为清爽
“早啊,我的大将军。”
早……个球啊……
这位难道就是汉皇么那只鸟说过汉皇头发是紫的而且长得也像个女人汉皇是个断袖汉皇的军师是个断袖汉皇的大将军也是个断袖所以……
所以坦诚相对!
辣眼睛。
王昭君选择昏迷,任这个基佬紫再叫也不为所动。
门又被推开了,人也不是朝颜小美人。
“刘季你……你把韩信榨成这样?”
“我哪有!别胡说,明明是他榨我才对你看我大腿都青了……”
“好了我懂了臣告退……”
“子房……”
完了,这一整天怕是都不能睁开眼睛了……
朝颜,你在哪啊……
……
时空隧道。
“没想到十二年不见,你变给了。”
“你也姬了不少。”
“别胡说,我和雅典娜没什么。”
“我可没说是雅典娜。”
“……”
“你过得不错啊,重言哥哥。”
“……你也该好好为自己而活了,皓月。”
“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爱汉皇吗?”
“……算是吧。”
“那朝颜是怎么回事?”
“一个男扮女装的家伙,居然还是个公主……目前喜欢张良,不过张良是个直男。”
“→_→”
“←_←”
“打扰了,对不起,告辞!”

汗昭的场合
换回来之后,王昭君再度面临铁木真弟弟的表白。
“信我,我真的不是白狼变的。”
“我知道。”
“……那你告诉我我究竟有哪里吸引你,除了我的盛世美颜和魔鬼的身材我呸……”
“你……年纪比我大。”
“……”
“脾气也不是很好。”
“……”
“而且一言不合就冻人。”
“……”
“再见吧可汗……”
“我错了姐姐再给我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