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景儀

迟早都改完,哇,写的什么鬼

【亮蔡】早春

诸葛亮x蔡文姬

“过来吧,来我这里,阿琰……”
1.
“爹爹,真的是他吗?真的是他……杀害了您么?”
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蔡文姬年满十六岁,已经有了成人的判断能力,只是对于这个问题,她还是抱有怀疑。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爹爹……
人人都赞颂于诸葛亮的丰功伟绩,人人都赞颂他的聪明机智,人人都赞颂于他的运筹帷幄——这个人,真的为了魔神王的武器而杀害了爹爹么?
是的,是他——只能是他。
“爹爹,你告诉我好不好……”
很矛盾,她一边在心底催眠自己真凶就是诸葛亮,一边在无数次梦中询问着蔡邕同一个问题。
2.
暗杀失败。
这也记不清是第几次了,只不过与之前的小打小闹不同的是,这次蔡文姬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没办法,她快要疯了。
爹爹遗留下来的胡笳琴不会告诉她真相,只会发出一阵阵随她心情而响起的音符。
诸葛亮有什么弱点呢?
智商无懈可击,能力无懈可击……啊,对了,他年纪也不小了,不还是没有娶妻生子么?
一定要弄清楚。
于是就变成了这样。
——早该知道的,在这个人面前耍手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蔡文姬躺在散乱的床塌上,不禁发出了嗤笑声。
这样的自己,真是可笑啊……
门推开了,蔡文姬的耳畔响起了脚步声,刚要张口言语,自己的胸襟便被抓住了。
还是那张俊秀而迷人的面庞,十多年了,一点都没有变,衣服已经重新变得整洁,不过……
“你在生气么?军师先生。”蔡文姬调笑着说,心却莫名的慌起来。
诸葛亮紧皱着眉头,如果眼睛真的能射出火焰,那她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还有,你要是真的介意男女之别,就不要抓着我的胸襟不放了。”
他不是一直都不介意的么……反正也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
直到蔡文姬终于安静的坐在床榻上,诸葛亮的表情才恢复了正常。
他在整理言语。
这次……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嘛。
下一秒,蔡文姬的笑容突然定格在脸上。
“文姬,你是个女孩子。”
“你父亲要是还活着,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
烦死了!烦死了!这个人在说什么啊,装什么知心哥哥啊!
“你……难道不懂么,一切的前提,难道不是我父亲还活着吗?”
真的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只能是他!
3.
“爹爹,你告诉我好不好?”
梦还是那个梦,爹爹会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却永远都不会对她说任何话。
直到梦醒,她还被困在迷雾中。
她被禁锢在了蜀国,诸葛亮并没有放她这个“女刺客”回去,当然,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
为什么不杀了我呢?因为他和爹爹是曾经的好友么?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下人不会对她说话,除了偶尔来一次的诸葛亮,没有任何人会对她说出任何一个字。
直到诸葛亮送来了一副胡笳琴,与爹爹遗留下来的不同,那是崭新的。
4.
“是我啊!都是我做的!是我杀了老师!我杀害了老师的全家!我是罪人……”
这个家伙,由人变成了野兽,再被野兽的本性所侵蚀,而那仅剩的人性,还残留在他的身体里。
阿典……快死了啊……
她挣脱了诸葛亮的束缚——力道很轻,似乎仍旧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要再说了,阿典。”此刻她的声音无比平静。
蔡文姬走到典韦面前,这个备受煎熬的战士,已经奄奄一息了。
爹爹……我是对的吗?
蔡文姬握住了典韦的手,输送着生命之力。
没用了,都没用了……
“我是……罪人……”
5.
“过来吧,来我这里,阿琰。”
6.
天真幼稚的女孩长大,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
自恋自大的男孩长大,变成了皇位的继承者。
刘禅是真的成熟了许多,虽然坐骑的品味还是那么恶劣……
赵云在陪着阿莹荡秋千,出乎意料的,这个影之龙枪……还蛮喜欢小孩子的。
“突然想起你小时候的样子,又自大,又蛮横,品味还那么差……”
“你也不差嘛,飞舞战场的美少女?”
二人都不禁笑了出来。
“对了,安琪拉呢?”
“啊……她啊……在辅佐她的王。”
“五年,她说五年之后就回来。”
“这样啊……”
有些人即使不在了,生活还是要过下去。
为了新的生命。
只是为什么……时间如此短暂。
7.伪
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开始下降,各处的零件疼起来也是要命。
阿莹还在学着胡笳琴,她没有她母亲对于乐器的天生敏感,每次弹奏,都是噪音贯耳。
赵云及时拯救了他,他将阿莹抱起,放到了秋千上。
胡笳琴空了闲,却发出了美妙的声音。
他好像看见,那个有着嫩绿发色的少女,还像以前那样,闭着双眼弹奏着。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