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景儀

迟早都改完,哇,写的什么鬼

【约露/铠约】深秋

“眼神很犀利嘛,可惜……”
“可惜比不过我的剑刃!”

1.
这次,就由我来斩断一切吧。
露娜这么想着。
她将月光之力附在新的剑上,没了血亲,没了家族,不变的是月之剑姬。
找到凯因,然后……做个了断!
宿命并非是一个人所能承担得起的,既然兄长如此渴望力量,那么,她便化身为力量。
2.
一天天的强大,也一天天的疯狂。
露娜的世界里只有血色月光,剑辉皎洁不复,那种阴暗的气息,由尸骨堆成。
时光流转,露娜足以控制血液里流淌的好战因子,也找到了她的兄长。
……铠?
可笑!
她主动对那个飞镰手发起进攻,几招过后,红发的少年终于使出了令她满意的实力。
“眼神很犀利嘛,可惜……”
“可惜比不过我的剑刃!”
露娜的月光标记附在了百里玄策的身上,刚刚要将剑插入大地,一发子弹就迫使她闪躲。
终于出现了……百里守约!
3.
月光告诉她,失忆了的凯因在长城小队过得很是幸福。
隐匿于月色之中,露娜观察到了一切。
这就是你的爱么?属于你人性的爱?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露娜会变得愈发疯狂,这个如月光般皎洁的剑姬,已经被魔道所侵蚀。
明明只有我才是你唯一的亲人!
你只能有我!
快……要尽快做个了断。
暗器割掉了露娜的一缕头发,也将她从无尽的恶意中唤醒。
“暗影刀锋——”她拉长了语调,声音饱含恶意。
“高长恭。”
“怎么,推倒长城的梦做够了?”
4.
一切都无法控制了,只要拿起剑,力量涌进身体的同时,恶意也随之而来。
在她忙于躲避子弹,大脑一空的时刻,那个有了新的名字的男人出现,打掉了她的剑。
月光短暂的唤醒了她的本性。露娜看着眼前愣住的男人,眼眶里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哥哥。”
5.
露娜是真的无时无刻不再痛苦,放下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只有盯着凯因,她才能感受到自己是存在的。
露娜在长城待了很久,放弃了杀掉百里守约的想法,痛苦也随之而来。
所有人都得死!
露娜的眼里布满了红血丝,笑的癫狂。百里守约不得已将她绑了起来,他们现在待在山洞里,外面是魔种的小队,数量可不少。
“安静一点。”
百里守约将狙击枪扔在地上,从大腿上绑着的皮袋里拔出了短刃。
“12个。”
6.
一切都平静下来了,束缚着露娜的绳索并没有解开。她眼神清明,看着正在用绷带包扎伤口的百里守约。
“还能在这里待多久呢……没有食粮,水也不足了……”
百里守约并没有看向她,包扎过后便用手帕擦拭着断刃。
“很快了,大家马上就会感到。”
为什么这么相信他们呢?
“铠也……不会放弃你的。”
“啊……”
……
7.
在兄弟姐妹当中,最相似的莫过于凯因和露娜。
二人曾感情甚笃,兄妹友爱,无话不谈。
露娜对凯因无话不谈。
所以恋慕上同一个人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露娜掩饰的很好,在她“疯魔”的外表下,那点爱简直是微不足道。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露娜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微笑着祝福兄长与百里守约的爱情,也到了宿命的时刻。
战争开始,一切都破碎了。
身为队长的花木兰是第一个赴死的,与本是她敌对方的兰陵王一起。
8.
“你以为,我是来带你回家的么?”
“是命运还是别的什么?哥哥你也跟痛苦的吧……”
宿命的对决!
魔铠完全领导了这副身躯,露娜拔出了散发着炙热光辉的剑。
“月光,映照着我的生命,以及你的死期!”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