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景儀

迟早都改完,哇,写的什么鬼

【白亮/信昭】桃花

朦胧间,一阵笛声传进了耳畔。
笛声很是清脆悦耳,这声音就像是清晨日头初上,立于树枝上的鸟儿发出的鸣叫。
名为生机。
“快醒来吧……”笛声消失,似乎又响起一阵低不可闻的嘟囔声。
凤白自混沌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桃夭。
是宿命么?
桃夭的身上,有着属于他的气息。不同于桃夭天生的桃花香气,亦不同于凤白与凰血亲的天生纽带。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不可磨灭的。
天上下起了小雪,桃夭坐在树下的石墩上,而石桌上,刻了棋盘的形态。
桃夭收了手中黑子,另一只手上的羽扇也不再摆动。凤白尝试着站立起来,手指拂过并不平滑的树干,看向对面那个也在抬头看向他的男子。
“你终于醒了。”桃夭用羽扇遮住了下半张脸,带着笑意说道。

桃夭说,是凰将他送来武陵的。
他的血亲,凰鸟。
白龙成功的帮他将凰的神识夺了回来。在凤白沉睡的这一千年里,凰日日陪伴着他,在他身边吹奏着笛子。
也就是前几日,凰说他感应到了他醒来的预兆,才将他送来了武陵。
这棵桃树自千年前李青莲的尸体葬在这里之后便再未因季节而枯过,桃夭亦因血肉供养而重获新生。
一千年,桃夭从桃树精变成了武陵仙君,掌管着姻缘,看遍世间苦乐。
他再不会悲恸了。
只是每当冬天,凤白总会看见桃夭在凝视花瓣上所化的白雪。

等到了凤白彻底清醒的时候,桃夭答应了与他一起回梧桐林的要求。
凤白想的很好,带着他心爱的人,去见见自己在世上唯一的血亲,以后要好好的过。
只是他见到的,是一只沉睡了的凰鸟。
一棵梧桐树化了精,告诉他自那日凰将他带走,孤身一人回来之后便化了原形而深眠。
桃夭似是想到了什么,啊了一声之后便拿了夹在腰侧的羽扇,揪了一根羽毛化作了纸张。
他说,这是凰那日一齐留下来的。


见信如唔
无言
勿念

那树精说,三年前凰自东海游玩归来后便精神有些许的不正常,一直在念叨些大家都听不懂的话。
在之后,也就如此了。
“大概,是去寻找信君了罢。”桃夭听见凤白如此说。
那是很久以后了,桃夭等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女儿,凰也带着一缕精魄苏醒过来。
一切都尘埃落定。神魔之战成了饭后谈资,那个被迫下凡历劫的白凤,亦无人知晓。
凤白转过了头,那里,他的爱人与女儿都在桃树下等着他。

砸锅卖铁求小红心小蓝手(๑• . •๑)

凰是雌的当然,至于为什么这里凰是男性,咳,下一篇解释好了。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