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景儀

迟早都改完,哇,写的什么鬼

【信昭】年华虚耗

1.
“到此为止吧。”
“我再也不想做女人了。”
王昭君如是说。
她缓缓的在冰棺中躺下,任由寒气入侵体内,直至冰棺自动封了口,方才阖上了双眼。
这样,就不会觉得痛了……
2.
韩信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在等死。
阴阳家的怪物给他下的毒已经扩散到全身,不用想也知道,就算是援军赶到,他也是过不到明天了。
风暴?
到此为止了……
困意席卷了他的身体,火苗越来越小,朦胧间,他似乎看到了些过去的记忆。
严厉却为他着想的父亲,溺爱他的母亲,年幼可爱的妹妹,天才无二的长兄……还有从出生开始便与他定了亲的王家姑娘……
“你终于想起我了吗?”从耳边传来了一道成熟女性的声音,很熟悉,却又陌生。
困意渐渐消退,随即又感到冰冷。
上半身被扶起,然后被放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女性的馨香。
“……是皓月吗?”他有些不确定的问。
“难得你还记得我的乳名。”那道声音没有直接回答,但韩信的心里已经有了数。
冰冷的指尖划过他的脸颊,他的脖颈:
“我曾经以为,见到你一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本就睁不开的双眼被一只手覆盖。
“可是真的见到了,却也没什么还说的。”
气息近了。
“韩重言。”
“你爱过我吗?”
——你爱过我吗?
记忆中,也有一个姑娘这么对他说。
那个姑娘是淮阴出了名的美人,又温柔,又善良。她跑到他的面前质问他,嫁衣和头饰都乱了,声音却无比坚定。
不能给自己机会。
他会心软的。
“你爱过我吗?”
他故作冷漠的看着王昭君,一句话也没说,什么动作也没做。
“……我知道了。”
“今后,也没机会再见了吧,重言哥哥。”
——
“我爱你。”
从前他害怕自己说,等到现在能说了,那个姑娘开始笑了。
“我不该强迫你的,你啊……还是像以前一样,沉默吧。”
“活下去,继续做你的大将军。”
“你是风暴。”
3.
韩信醒来的时候,是被人背着的。
那人感受到他已醒,便将他放了下来。是刘邦,他的君主。
这是韩信第一次见到刘邦如此轻松的神情,没有伪装自己的可恨笑容,他整个人显得年轻而又充满朝气,卸掉了盔甲的身体也是并不伟岸。
刘邦并不是一个看着能当天下之主的人。
可是他应该去当,他有能力。
“我的大将军是不会死的——我一直都对自己这么说。”
“我到底该感谢谁呢?上天?那我就这的要好好感谢上天了,真的,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4.
王昭君逃回了北夷。
转移阴阳家的毒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况且她的身体也并不足以支撑诅咒。
真疼啊……
她蜷缩着,双手抱住了头。
韩信呢?他有感觉到疼吗?
还是麻木了?
“都还给你……还给你……”
——
王昭君感觉到自己一天天的在衰老。
头发慢慢的变白、肌肤不再娇嫩、脸上长了皱纹和斑,就连身体也受不了长时间在雪山上站立。
诅咒应验了。
王昭君把自己关在冰洞里,法杖按照她心中所想的样子幻化成了一座冰棺,寒气逼人。
——到此为止吧。
——我再也不想做女人了。
少年时被撩得春心萌动,直到将要死亡才得到回应。
这痛苦比诅咒痛上千倍万倍。
——放不下就不必放了,让我带进这冰棺里,尘封……
5.
很久之后,他从齐王成了淮阴侯。拒了小妾的服侍,韩信一个人趴在石桌上渐渐睡去。
他梦见了王昭君。
在冰棺里,她天蓝色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容貌却一如十六岁的白璧无瑕。
“我似乎,一直在亏欠你啊……”


于是王昭君转生成凰鸟的时候出了意外,变成了个雄的。
梗由 @薛美洋洋 提供hhh虽然差了很多但是么么哒~

评论(5)

热度(23)